木质步ayu

神啊。
神啊。
神明啊。

【迟到的九月主线】倒逆之城

九月主线·倒逆之城




1.

灰守是在一阵阵摇晃中醒过来的。

虽说是这样,但那阵晃动并不让人讨厌。有一种仿若错觉般令人怀念的感觉。就像很多年以前,他曾在“那个人”心里听到过的声音一样。

“……唔……”

“臭小鬼你醒了?”比印象中更为沙哑的声音,“我觉得我动作已经够轻的了……要是还困的话你再睡会儿?”

灰守睡眼朦胧地盯着男人的后背发了会儿呆,难得的没有用辛辣的台词接话。他好像在梦境里沉沉浮浮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当他试图回忆起那些梦的时候,脑子里却是无一例外的一片空白。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自己失去了某个重要的东西的感觉。


2.

《…………好了……你感觉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哟西,回答得这么快这么有条理看来是没问题了我真是天才哈哈哈。》

“……ㅍ_ㅍ”

《你刚刚是不是在想‘这个人是谁看起来脑子似乎有病’啊!!》

“看来你很有自知之明嘛,大哥哥。”

《虽然我很想自欺欺人你这只是害羞……但是很可惜【人在梦里是不会说谎的】=皿=真是个让人火大的小鬼!算了我大发慈悲地不和你一般见识……愿意跟我说说你经历了什么吗?》

“不要。”

《好歹是我把你救出来的好吧!这点你总还记得吧!这是对救命恩人的态度吗!》

“……唔。”

《OK,看来你想起来了。那么话题继续,

《能把你被‘那些人’盯上、带走、并且做出‘那种举动’的原因详细地和我说一说吗?》

“……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把我带走的。一开始我只是发现夏川姐今天没有来找我,公园的人也少得不太对劲。我本来是打算先回家的。

“然后再次有意识的时候,我就已经被一群大叔包围在了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左手上还被戴上了有一截长长铁链的手铐。联想一下这两天闹得流尽皆知的失踪案,用脚趾头想我也知道这是什么情况。虽然不知道他们是用了什么方法……

“‘灰守……对吗?’大概是看见我意识恢复得差不多了,他们中的一个人这么问我。我下意识地选择了装傻。

“‘……啊?’

“‘不用装傻,我们清楚你的身份,刚才那只是客套话。’那个人看起来对我的反应毫不意外,‘我就单刀直入地说了,希望你能退出天川计划。’

“‘……都知道我是谁了还要再问一遍,我建议大叔你在审问我之前先去检查一下有没有得老年痴呆症的风险。’我这么回答。”

《……这种情况都不忘毒舌,我对你有点刮目相看了哦少年。》

“多谢夸奖。”

《我没有在夸你啊!!……咳咳,然后呢?》

“然后那个大叔的脸扭曲了一下。嘛我倒是习惯了,每个初次跟我说话的人都会露出这种表情。”

《我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了喂……》

“不过他恢复得很快,没几秒他就跟什么都没听到一样,用和之前一样的语气继续对我说:‘你会是这种反应我们也很理解……但是请你相信,虽然方式可能有点粗暴,我们这么做是为了你好。’

“‘人贩子对被拐卖的儿童说把他暴力拐卖了是对他好,换作是你你会信吗大叔。’

“‘我知道你肯定不会轻易相信。用你能够理解的方式来说吧,我们来自未来,为了拯救像你这样的人才选择回到过去。十年后的你因为在天川计划中恢复的能力丢掉了性命,不想死的话就趁现在退出这个计划,永远不要让能力复苏——这是为了你的性命着想。’

“‘一把年纪了说这种中二的台词真是难为你了大叔。’

“‘——听了这个你还会这么说吗?’

“那些一直像木桩一样杵着的人当中的一个突然插话对我说道。

“他话音刚落,我的脑内就像是被摁下按钮的复读机一样开始循环播放起了一段‘录音’。一开始声音还很小,但是随着它一遍又一遍地在脑子里回荡,听得清的,听不清的,希望听到的,不希望听到的,全都越来越清晰地在脑海里震荡起来。

“就像很久以前我曾听惯了的人类的心音一样。

“‘你就先听着这个,再好好想想要不要接受我们的提议吧——放心,睡觉的时候还是会替你关掉的。’

“那个人似乎说了这样一句,其余人就像听到了信号一样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这个房间。

“除了我以外。”

《stop,你的脸色看起来有点不好,是那么可怕的声音吗?》

“……也不算。

“只是杀人现场的录音而已。听得清的只有一个像是年轻男人的惨叫,还有一个女人隐隐约约的尖叫声。”

《……卧槽,该不会是你以后用能力窃取了什么机密情报被人灭口了吧?想想十年后你也该二十多了……噫。》

“就这么把这话当面说出来的大哥哥你也是脑子什么地方有问题吧。”

《咕!一瞬间我居然忘记了这个小鬼只有十三岁超想揍他……忘了刚才的话吧?》

“ㅍ_ㅍ”

《好好好,我会付起让你忘记的责任来的!——但是在那之前,你还没告诉我你【自杀】的原因。

《如果是因为被这样的未来吓到了的话,怎么想也该配合他们才对。》

“配合把这种不管是真是假都很恐怖的声音在我脑子里循环播放了八小时以上的恶劣大人……大哥哥你是不是傻ㅍ_ㅍ”

《你小子只会这一句吗!不管听多少次都很火大啊喂!而且不要岔开话题好吗我工作很辛苦的!让你一直保持【清醒梦】的状态不醒过来累的可是我啊!!

《话说回来,不管你有没有相信他们那个声音是你的未来,害怕总会是有的吧?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会从那么高的楼层【跳下来】?

《为什么你要选择让那个未来提前成为现实?》

“大哥哥你说话好中二→_→”

《我艹……》

“嗯,我也觉得只要是个正常人听到那种声音,就算没有在现场看到画面都会害怕的。

“那段‘录音’非常混乱也很模糊,但再怎么说,我也是被逼着连续听了它八个小时的前任读心能力者啊……所以我才能注意到。

“那段录音里只有‘受害者’的惨叫声和‘旁观的女人’的尖叫,属于‘加害者’的声音一点也没有。如果是正常人的话,会把人打到这种地步不外乎都是因为‘愤怒’吧。连一声怒吼都没有也太不正常了。

“除非是一些很特殊的情况。

“例如‘加害者’是‘不愉快的愉快犯’的时候。”

《……那些家伙……》

“大哥哥,那些人什么事情都没跟我说,只是让我听见了这段录音,说我会因此而死,大概就是希望我和你一样,认为那是‘自己因为能力恢复而被人杀死的未来’吧。

“严格来说他们认为我会按照这种思路去想也没错,因为这确实是‘正常人’的思维。

“可是我不是’正常人’,是‘怪物’啊。

“这是只有我才知道的秘密。我……听到声音的时候确实很害怕,害怕自己未来有一天会遭到这种对待。但是【在那之前】,我首先感觉到的是【兴奋】,我激动得全身都颤抖起来了。虽然我马上又抑制住了。

“然后我也因此注意到……【这·种·感·觉·是·多·么·熟·悉·啊】。

“【和我偶尔即·使·划·伤·手·臂·也·控·制·不·住·自·己,等·回·过·神·来·已·经·杀·死·了·小·动·物的时候的感觉一模一样,快·要·笑·出·来·的·程·度·哦】。”

《什么意思……》

“……我啊,每当看到有比自己弱小的生物在眼前的时候,就会忍不住去想,如果把这个剖开的话会看到什么?现在好歹会克制一下,年龄更小的时候我会毫不犹豫地动手。

“虽然大家都说那个年龄的孩子杀死一些小动物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我【杀得太多了】,完全已经超过了正常的量。

“等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小学的时候,我把班里的大家一起养的兔子先生用刀片剖开了。我没有隐瞒的意思,但是不可思议的是,没有人认为是我干的。

“只是,看着大家围在血淋淋的兔子身边哭泣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不合群。明明大家都在为了兔子先生的惨死而悲伤,我却只记得剖开它的时候【还泛着鲜红光泽的内脏非常漂亮】。

“……这么多年过去了,直到现在我偶尔也会产生这样的念头。每当回想起兔子先生的死状的时候,我就会忍不住想【再做一次】。一般我都可以抑制住……但是偶尔也有回过神来已经满手都是血的时候。

“即使是我也知道这是不正常的啊?

“结果就在有一天——因为爸爸总是不在家,为了以防万一不让手上的伤口被他发现,我也有好好做过医疗方面的功课。就是在为此翻找资料的时候吧。

“我发现了和自己‘不正常’的言行十分相似的‘病症’,由此确定了。

“我大概、患有【杀人嗜好症】。

“所以那个‘被杀’的人不会是我。

“因为能力复苏让病症彻底暴走、拼命按捺住笑意的‘加害者’——那才是我啊,大哥哥。

“我把我最大的秘密告诉你了。而你之前救了我一命——这就算扯平了吧?

“以你旁观者的身份来看——【光是活着就会威胁到某个人的生命的我】真的有资格活下去吗?既然已经知道十年后的自己还是输给了这种莫名其妙的疾病、那我为什么还要【为了抑制它而活下去】呢?

“回答我吧,大哥哥。”


3.

{哦~然后呢?}

《没有然后啦——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么沉重的问题诶,结果在我冥思苦想的时候他居然就那样沉进梦的深处去了。》

{看来【与另一个世界的对话】的效力还是太低了啊~神宫君,为了我们的生意,作为你的上司我诚挚地建议你下次换个靠谱点的都市传说,别找这么冷门的啦~}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店长!我知道的都市传说的范围就只有这个能安全地套话了好吗!?》

{是吗是吗~?那辛苦你咯。}

《店长……这小鬼的事你打算怎么办?》

{那自然是把情报原封不动地交给雇主啊,毕竟信誉是【荒屋】的招牌嘛~怎么、你担心他了?}

《唔。》

{嘛那倒也是,毕竟这次的雇主就是【造成这孩子悲惨未来的罪魁祸首】呢~}

《店长……!》

[大名鼎鼎的万事屋店长就是这么跟客人说话的吗?]

{不不您误会了,我怎么会说客人的不是呢?我只是原原本本地把自己【看见】的说出来而已哟?

{况且啊~害您的【儿子】在八年前变成止水,又在十年后精神崩溃犯下杀人重罪的,也确确实实是您本人吧?我亲爱的夫人?}

[我对这些没什么可辩解的。从他成为【怪物】的那一刻起,他就已不再是我的儿子,只是个会阻碍我前程的祸害而已。]

《哇……这位女士完全没有反省的意思,果然最毒不过妇人心,古人诚不欺我!》

[……]

{神宫君,很高兴地告诉你你这个月的工资没有了。}

《店长?!我我知错了好吗!?》

{驳回☆}

[……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慢走不送——在那之前,可以告诉我您意下的对这孩子的后续处理吗?}

[让他回去吧。不要告诉他是我委托了你们救他出来,也别告诉其他人。]

{好的☆多谢惠顾~}

[我个人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拜访贵舍。

[告辞。]


4.

“……你有在听我讲话吗灰守?”

“没有。”

“……艹。”

雷米在内心循环了好几遍诸如“这货现在是病人你是医生也是他失踪的主要责任人不要跟刚刚找回来的病人计较”的言论才按捺住和往常一样给这小子一个爆栗的冲动,耐着性子把自己掏心掏肺铺垫了一大段又被人彻底无视的话语精简成了一句:

“所以说,发生了这种事,你还要不要继续参与天川计划?”

“……”

“事先说明我是不会放弃的,哪有把接手的病人往外推的道理。不过你父亲倒是冲我发了好大一顿火让我离你远点……但我尊重你的意见。”

“……”

“……喂,臭小鬼别又睡着了,说点什么啊。”

“……大叔,如果我说你不治好我我才会过得更好,你会信吗?”

“我会赏你一个铁拳制裁。”

“好过分,这是医暴了吧?”

“一点都不,我要的是正经的理由,比如你担心你家的经济之类的。这种从别处来的危言耸听在我这里不起作用。”

“……”

“嘛,在忙着找你的这两天,我姑且也从同行那里听说了一些失踪案的内幕啦。说什么治好病人是错误的,净他妈扯淡,完全否定了古今中外的医生的职业信条好吗。说出这种话的人必须要向从小到大治好他无数感冒发烧腰酸背痛的医者道歉才行。这个世界上只有没来得及痊愈的病,但不会有治不好的病。”

“大叔你这话让那些得了绝症的人情何以堪。”

“那也是一样的,你看肺结核原来不也是绝症吗?只是人的生命太脆弱了,没法简单地活到有效的治疗方法出现的那一天。况且你的病并不是不能医治的绝症不是吗?”

“说得像你敢肯定我以后不会得绝症一样。”

“那是另外一回事了。在我的认知里,除去传染性疾病和家族遗传病,其余一切绝症都是可以预防的。那么我要做的事情就变得很简单,教会你逐一打败那些可能诱发绝症的隐藏因素就好了。”

“哇大叔你是不是说出了什么很不得了的中二言论。”

“这是比喻啦比喻!!真是,臭小子还是这么不可爱。所以你的结论呢?”

“………………明天你想吃什么?”

“哈?”

“我问你明天想吃什么啊。总不能因为这次的事情就搁置家务事,回去之后我还要看爸爸这两天有没有洗衣服洗碗,要忙的事情多得很,怎么可能有多余的时间跟大叔你在这里唧唧歪歪半天。所以剩下的我们明天见面再继续说。明天要是说不完的话就后天继续,后天忙不过来就推到大后天……所以当务之急是明天的菜谱啊。看在你背了我这么久的份上,我可以听听雷米大叔明天想吃的菜哦。”

“……随你吧。”

“那明天我给你做菠菜粥好了。”

“我艹你是魔鬼吗??!!”

“挑食不好啊医生,我是为你好诶。”

“光给人吃蔬菜不摄入肉类算哪门子的好啦?!”

“我觉得你应该减肥了。”

“我看上去很需要吗!!”

“嗯。”

……………………

……………………

……………………

……………………

……………………


“明天见。”



5.

{您的委托我这就接下了,不过能允许我问一个稍微私人的问题吗?

{既然您已经抛弃了这孩子和他的父亲,为什么又要在听说失踪案的时候拜托我们保护他?}

[别误会了。我永远不会承认这个祸害是我生下的孩子。

[但是那只是在考虑到未来的情况下。就算他只会为我带来灾难而不是幸福,如今的我也已经远离了这个可能性。我和他不一样,不是那种会因为他人的苦难而感到快乐的人。]

说话的女性板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但这并不影响她漂亮的面容带给人的好感。看者依稀能从这张眼角已经出现皱纹的美丽面容看出了某个也喜欢摆出一张面瘫脸的少年的痕迹。

[况且从个人感情上来说,我并不恨他。

[只是无法爱他而已。]





END



纯对话部分:
《》为神宫少年
“”为灰守
{}为荒绿
[]为灰守妈妈


“杀人嗜好症”出自《安琪莉可》,现实里并不存在(大概)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