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质步ayu

神啊。
神啊。
神明啊。

【特处员企划】【个人向】花予爱丽丝

主线一之前丢篇日常诶嘿☆

花予爱丽丝

这是在白野就职特处员一年后发生的一个小小的插曲。

事情的起因是白野偶然看见了一家珠宝店对新款珠宝的宣传,主打销售对象是准备过结婚纪念日的老夫老妻们。

“纪念日呐……”白野站在广告前停顿了数秒。她任职特处员也有一年多了,完全没有考虑到纪念日的事情。

至少给骨喰买个礼物感谢他这一年的陪伴吧?

这么想着的白野在某个休息日偷偷跑去询问了鲶尾:“呐鲶尾,你知道骨喰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

“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了呢?”黑发的少年眨巴眨巴眼睛,脸上洋溢着兴致盎然的笑意:“嘿……没想到白野你对兄弟——”

“好啦别闹。”白野知道他只是应和学校里的传言开个玩笑,也没有多纠结便直接向他解释了来意,“仔细想想我就职已经一年多了,光是在给骨喰添麻烦,却完全没有向他表达过谢意呐……所以才来问你啊。要问骨喰的事情的话,没有比鲶尾更适合的人选了吧?”

“这样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鲶尾将双手叠在脑后,却也不再和她乱开玩笑,轻快的语调里满是欣慰,“嘛,其实不用想那么多啦,我想只要是白野认真挑选的礼物不管是什么兄弟他都会很开心的。”

“毕竟那家伙,别看他平时没什么表现,心里还是很高兴能和你成为搭档的哦~”

综上所述,白野才会在暮色四合的现在抱着挑好的礼物一个人在街上窜来窜去。

恰逢开学不久,真之的甜品店自然是生意爆红,宫羽宁这几天都忙得没时间来接他们。于是在她找鲶尾谈话的第二天下午,黑发少年便很给力地用不知什么理由把骨喰拖回了公寓,临走前还不忘悄悄给她比个加油的大拇指:“要早点回来啊~”

“了解~”白野偷偷伸出两根手指回了他一个胜利的手势。

但是……眼下的情况却是在逼迫她毁约啊……

商业街离他们合租的公寓并不算近,而且白野抱着有点分量的礼物根本走不快。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暗,白野内心也越发着急起来,她开始间或在一些可以抄近路的小巷中穿梭。

对女孩子来说这样的行为多少有些危险,虽然这个靠近奈良的小町远比不上大阪那样繁华,但是俗话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现实里各种阶层的各种各样的人在这里也是应有尽有。

例如现在把白野堵在巷口的这几个混混打扮的青年。

“吼~都这么晚了,小妹妹你怎么一个人在外面?要不要大哥哥们把你送回去啊?”为首的青年说出了经典的台词,“还是说你其实是专门来找我们玩的?啊哈哈哈哈哈!!”

流里流气的发言与他们此后的大笑显得尤为相称,带有让人反胃的低俗感。

白野抱紧手中的东西警惕地向后退了一步,她的背部已经抵在了拐角的墙面上,后颈处的肌肤不断升温,甚至已经可以用“灼热”来形容。

啊啊,这下可是真的麻烦了。

与此同时稍有些距离的街道上,白发的胁差少年正以让路人瞠目结舌的速度朝这边赶来,后颈上篆体的“白”字源源不断地散发着惊人的热度,催促着他向感应到的方位疾驰。

鲶尾振振有词地把他单独拖回公寓之后却没了下文,只是不断安抚他不要担心。直到天色开始一点点下沉,白野却依然没有回来的迹象的时候,饶是鲶尾也开始着急起来。两人先是跑到miomio甜品店附近晃了一圈没有找到,之后又分头寻找,没过多久骨喰就感觉自己的后颈有了发热的迹象。这代表他的搭档遇到了危险。

没有来得及通知鲶尾,白发少年当即朝着感应到的那个地点冲去。

“喂。”

“我说。”

“喂。”

混混青年的手已经搭到了白野的肩上,原本全神贯注地寻找溜走的机会的白野却突然听到青年的身后传来几声短促的呼声。正在兴头上的混混们当然没有听到这个满含不耐的声音——或者说完全没有想过会有人以这种口气来和他们搭话,此时他们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面前这个看起来柔弱不堪的少女身上,肆意辗轧弱小的兴奋和快意让他们有些飘飘然起来。

被无视的发话者沉默了。

下一秒,站在最外围的青年被人一拳揍翻在地。打人者还专门挑了他的脸部下拳,混混在轰然倒地后紧接着又受到了直冲头部的几记重踢,青年甚至还没来得及发出痛呼就被打昏了过去。

“怎……妈的哪来的臭娘们!”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其余混混终于反应过来。白野透过他们之间的缝隙这才看清来人,少女看上去只比她大个一两岁,身上甚至还穿着和自己同款式的校服,黑色长发随意地散在身后,五官俊俏,整个人却隐隐散发出一股戾气。

……!

看清来人的白野小小地惊讶了一下。

她认识这个人。

“嘁,我还说你们是听不懂人话还是咋的,这不是没聋嘛。”少女双手抱臂,狭长的眼角微微上挑,眼底翻滚着刺骨的挑衅,“听你们刚刚的话,我还以为这种台词只在三流小说里出现,没想到真有人这么蠢用于实践啊?而且……”她撇过眼扫了眼手里抱着个东西、身上还穿着校服的少女,

“看来你们不仅蠢,还是群控萝莉的变态啊?”

“我呸!你他妈还上起道来了!”混混头子怒火中烧地啐了一口,“别以为老子不打女人啊啊!”说着几个人抡拳向黑发的少女砸去,刚刚还被团团包围的白野顿时成为了被遗忘的对象。然而白野也不敢就这么把救下自己的少女丢下,没有半分武力的小姑娘只能立刻掏出手机报警,然后焦急地看向那边的战局。

然而很快她就发现根本不需要自己担心了。黑发少女的战斗力超乎想象地强,打起架来更是有种不要命的恐怖气势,她敏捷地一个侧身躲开首先冲到面前的混混A的攻击,双腿微屈,左臂顺势抬起,借着对方前冲的力道对准他的胸口来了一记重重的肘击。之后趁着混混A吃痛的时候迅速后退,接着飞起一脚将这个大老爷们直接踹到了后面的他的同伙身上。没等他们重新摆好架势,少女已经主动欺身上前,紧接着又是一阵腥风血雨。

战况外缘的白野眨巴了几下豆豆眼,小心翼翼地往边上挪了挪,心情有些复杂地看着这场近乎单方面碾压的群架。

唔……要是警/察问起来,她要怎么证明那些被揍得七荤八素的混混才是来找茬的那方呢?

“操你妈的……!!”虽说打得异常凶狠,事实上单凭女孩子的臂力并没有办法让几个成年人立刻就丧失战斗能力,即使如此少女也依旧占着压倒性的上风。又一次被掀翻在地,早已挂彩的混混头子似乎对自己居然被一个小姑娘胖揍这点愤怒到了极致,怒火的瞬间爆发让他猛地掏出衣兜里的刀片挥臂捅向少女的脖颈,锋利的刀尖直冲着大杀四方一瞬间没了防备的黑发少女。白野几乎是在同时喊了出来:

“小心佐佐木前辈——”

“咕!”

刀片就要扎入少女身体的刹那,混混头子的手却突然被一股坚实的力道阻挡了。姗姗来迟的胁差少年在千钧一发之际挡住了男人不经大脑的一击,骨节分明的手指紧紧握住对方持刀的手腕,看似纤细的手臂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道。饶是那混混涨红了脸也没能再移动半分。

“噫!……怪……怪物!!”

骨喰面无表情地盯着男人开始冒汗的脸,片刻之后将他的手臂连带手中的利器一同扭到了背后死死卡住,之后便没了动作。就在混混头子以为自己可以逃过一劫的时候,头顶却响起了了宛如地狱深处传来的声音。

“嘿……打不过就搞偷袭,不愧是三流小说炮灰的作风诶?”

阴沉着脸似笑非笑的少女说着微微侧身,下一秒一记漂亮的横踢裹挟着鞋底的泥土毫不留情地招呼在了男人脸上。和他的同伙一样,这次混混头子还没来得及求饶就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嘁。”对着昏死过去的一干“尸体”咂了咂舌,黑发少女顶着一边骨喰戒备的眼神,几步走到全程观战的白野面前,“喂,你没事吧?”

“嗯……”白野稍微犹豫了一瞬还是轻轻笑了出来,“拖前辈的福,我没事哦。”

“你认识我?”少女——佐佐木浅葱下意识地挑了挑眉,“说起来校服是一样的啊……嘿……”话少女的话没有了下文。

毕竟——即使她今年已经毕业了,被曾经学校里首屈一指的不良少女救什么的,说出去也没人会相信吧?正常点的情况不应该是指着她大喊“刚刚这帮人是你喊来的吧!”这样的展开嘛?

想到这里,少女自嘲地弯了下嘴角,手上却是拍拍素未谋面的后辈的肩膀便转身离开,留下一个(自以为)潇洒的背影:“嘛,以后就别为了抄近路走这种小巷啦。byebye~”

“啊……”白野看着渐渐走远的少女微微歪起了脑袋,一种有什么事没做完的冲动迫使她深吸一口气大声地喊了出来:

“那个、佐佐木前辈!谢谢你——!”

“………………嗯。”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黑发少女的脚步似乎轻应了一声,之后又像没事人一样消失在了人潮之中。

——以此开始的“缘”,最初并没有在两人心里留下太深的印象。不过,或许正是因为这次装逼装得太过成功,当日后再相遇时,已经改头换面的少女才会在白野毫不生疏地向她打招呼时一口气差点噎住。

“又见面啦佐佐木前辈~”

“………………卧槽你怎么认出来的?!!”更名“佐佐木荒绿”连带性格外貌也大变样的万事屋老板表示受到了惊吓。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唔……”

待某不良少女的背影也消失之后,一口气喊得憋红了脸的少女有些心虚地鼓起了脸颊。接下来要面临的可是双重的考验呐……顶着白发少年第一次带上责问的眼神,回想起租屋里爱操心的两个大人(兼一把爸爸刀),白野不由得又缩了缩脖子。

对、对不起了鲶尾,我会陪你一起挨骂的orz……

“……我知道啦,这次是我不对,这么晚了还没回去……”没等白发少年发话,白野很自觉地先向他道了歉,“抱歉呐……不、不过我保证只有这一次了哦?”

“……”骨喰对着小心翼翼的少女沉默片刻又想象了一下现在正可能被训成球的自家兄弟,最后还是决定这次暂时先不追究白野不谨慎的外出。不过……

“那是什么?”骨喰把话题转向了白野手中一直抱着的有些分量的布偶。白野闻言却像是被人提醒了一样,小跑几步到他的正面,一脸笑意地举起了手中的布偶:“对啦~这个、是给骨喰的礼物哦!我问了鲶尾之后自己去挑哒!”

这次轮到白发少年搞不清楚状况了:“礼物?……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话虽如此,他依旧伸手接过了少女递给他的有些偏大的布偶。

卖萌式的细长双眼和微笑的嘴型,水蓝色的圆圆的头部被罩在透明的玻璃罩中,边缘饰以柔软的白色花边,几条同样是水蓝色的触角从花边下方延伸出来。

骨喰盯着这个需要他两手并用才能抱起来的巨型水母稍稍沉默了那么一瞬间。

话说回来……水母……

不会是因为他的头发吧?(ㅍ_ㅍ)

“诶嘿嘿,因为骨喰这一年一直都很照顾我嘛,各种意义上。”或许是对他难得出现的死鱼眼有些忐忑,少女慌慌张张地组织语言开始解释起来,“虽然鲶尾说什么都好,但是礼物果然还是要送自己觉得最好的东西嘛~然后我就想起了小时候见过的一种妖怪呐。”

说到这里,少女的眼神稍稍放空一口气潜入到了回忆里去,突然带上眷恋色彩的话语昭示出了那份记忆的美好,让人不禁愿意洗耳恭听。

“是某个夏天去海边玩的时候……有天晚上我偷偷跑到沙滩上去玩,结果刚好遇到了一种会发光的妖怪在迁徙呐。那天晚上没有月亮,深邃平静的海水被一团团淡淡的光晕照亮的样子,真的好漂亮啊……”

“仔细看就发现,那些发光的东西原来是是一只只透明的水母呢。大家像是舍不得这里一样,在水里沉沉浮浮了好久,才从海水里一点一点地飘起来,成群结队,慢慢地往天上飞走了。”

“我觉得啊……那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了。所以看到这个的时候我就想,如果有一天骨喰也能看到就好了呐~”

所以啊,有朝一日,你也能见到那副美景就好了呢。少女单纯美好的心愿透过话语传达到了付丧神的心中。

“……是吗。”

骨喰看着手中的布偶淡淡应了一句。

“回去吧,白野。”

“好哒~”

-END-



看到这里的各位……

请务必!去听一听DMMD的颗粒儿小天使的《クラゲの歌》(水母之歌)啊!!毕竟不论是白野的礼物!白野的性格!还是白野对骨喰说的话!都参照了这首歌啊!!😂😂😂

以及这本来只是讲白野和荒绿的初遇,结果主题莫名其妙变成了感谢(我的锅)

P1和P2是我捏的校服版骨头(也就多了个围巾而已XD)

P3是截取的一张图里的颗粒儿小天使的水母(……)白野送的布偶大概就长这样(.ω.)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