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质步ayu

神啊。
神啊。
神明啊。

『fgo×刀剑乱舞』御主不在的本丸-01

玛修的自言自语的部分台词引用自斯卡哈体验本。
萤丸在本丸门口等到睡着出自审神者长期留守语音。
  

【未确认坐标T–H:遭遇】

  
  “………………”

  意识是什么时候沉入脑海深处的呢?玛修对此并不清楚。她只记得自己一如既往地在整理御主房间里的东西,本应习惯了的工作这次不知为何让她感到异常疲惫,眼前所见的一切仿佛都在飞速旋转,将她整个卷入令人头晕目眩的泡影中。

  待到恢复清醒,玛修最先感觉到的就是一阵莫名其妙的头疼。

  “…………呜……”

  即使是亚从者也感到极为不适的眩晕,让她回想起了自己绝不想再经历第二次的阿拉什大飞跃。不过下一刻,身经百战的少女就察觉到了周围的异样。

  她忍着头痛环顾四周,熟悉的房间不知何时已经被一片浓厚的白雾取代,脚底踩着的也不是迦勒底的地板而是一条青石小径,隐约能够看见前路自她的脚下延伸,消失在四周白茫茫的雾气之中。

  “这里是……?”

  玛修瞪大了眼睛,虽说记忆有点模糊不清,但她并不记得自己进行过灵子转移,更别说这里和观测到的任何一个特异点都对应不上。

  “达芬奇亲?听得到的话——”

  “………………”

  匆忙打开的通讯装置里传来沙沙的杂音,即使少女多次改变方向进行尝试也没有回应。

  无法和迦勒底监管室取得联系,不能指望达芬奇亲协助分析或者送她回去了。好在类似的情况并不是没有经历过,要说可能性的话有数个推测,例如御主与从者的记忆共享……也就是一种梦。但且不论御主立香正处于失踪状态,雾气湿漉漉的质感和脚下青苔的触感,以梦来说的话未免也太真实了。

  “但这如果是敌人的攻击的话也太温和了,至少周围的雾气目前对身体并没有产生什么影响,看起来也没有潜伏着敌人……”

  最终玛修做出了这样的判断:“这里果然是新的特异点吧!前——”

  话语在中途被她自行截断。会像这样习惯性地说出自己的看法并叫出那个称呼,大概是因为以前被卷入这种事件的时候,她的身边总是有御主立香陪伴着。不过她并没有因此陷入低落。

  如果是那段旅途以前的自己,就这样伤感起来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但如今已经不一样了。

  玛修·基列莱特要在御主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照顾好自己,努力保持精神满满的状态。无论藤丸立香何时归来,她都会在第一时间露出笑容,然后说出那句“欢迎回来”。

  “总之……先沿着这条路走走看吧。”

  她如此下定决心,沿着小路的方向一步步走入了白雾之中。

  ※※※

  “……生!……丸先生!”

  “嗯嗯……唔……”

  伴随着身体一阵阵轻微的摇晃,萤丸迷迷糊糊地从睡梦中醒来。虽说在战场上放松警惕是大忌,不过在本丸里打个瞌睡也没什么不好的吧?……不对不对,现在不应该想这个。

  他晃了晃脑袋赶走那丝起床气,抬头看向唤醒自己的人。

  “啊,午安,萤丸先生。到吃饭的时间了。”少年模样的付丧神语调温和,天空一样的湛蓝色双眼里满是关切,“一直睡在这里会着凉的,去食堂用餐吧?”

  虽然并不知道付丧神会不会和人类一样着凉感冒,不过在这里吐槽似乎会让气氛变得有点尴尬。于是萤丸很识趣地咽下了这句疑问:“嗯嗯,这就过去。”说着他便准备起身。

  “那么我继续去叫畑当番的各位了!”堀川国广礼貌地挥了挥手,转身朝田地的方向跑去。

  “走好~”

  胁差少年很快便没了踪影。

  并没有立刻前往食堂,被留下的大太刀拍了拍身上沾到的泥土,下意识地看向身侧。自本丸门口延伸出去的青石小径一如既往地被浓稠的白雾包裹着,大概是太久没有来访者的缘故,周围寂静得有些吓人。

  自审神者消失已经过去了大概两个月。作为当时的近侍,不知何时,在没有任务的期间守在这里已经成为了萤丸的习惯。有时他就会像今天一样因为太过安静而睡着,遗憾的是,每次唤醒他的都不是他隐约希望着的那个声音。

  “是不是太久没跟人过招,都快被国行同化了啊……”收回发散的视线,萤丸反思了一下自己毫无警戒的状态,“那么——嗯?”

  尽管并不是在战场上,萤丸依旧在捕捉到动静的瞬间做出了反应,前一秒准备迈出去的步伐也停了下来。

  哒、哒、哒。

  由远及近,有一种几不可闻的什么东西撞击石板的声音。但在听力远超人类的付丧神耳中,这点声音在这个连鸟鸣都听不到的时间间隙已经足够清晰了。

  哒、哒、哒。

  “脚步声……?”意识到那声音是什么之后,萤丸睁大了眼睛。某种期望隐约开始在翠绿的瞳孔里闪闪发光。

  “难道是回来了吗……!”

  仿佛是为了回应他内心小小的雀跃,脚步声的主人逐渐从迷雾中现出了身形——

(未完)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