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质步ayu

神啊。
神啊。
神明啊。

『fgo×刀剑乱舞』『脑洞向』御主不在的本丸-00

复健,脑洞向,满足个人妄想向,咕哒性别模糊化处理,部分魔改有。
更新不定。
因为咕哒掉线,所以fgo侧1.5部及以后的主线剧情(因为不可抗力)持续延后。



【连续登录天数:0】

  时为2017年,时间冠位神殿的决战结束约两个月之后,人类历史平稳延续下去的某一天。

  “嘿咻……这样就完成了。”

  努力地踮起脚尖,额发略遮住一侧眼睛的少女将手中最后一个挂件装饰好之后小小地喘了一口气。事实上亚从者并不会因为这点运动量就感到疲惫,但她看着面前摆满了饰物却缺少生活气息的房间时,仍会忍不住感到一丝失落。

  “前辈……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喃喃着这样的话语,她习惯性地望向空无一人的走廊。

  今天是藤丸立香失踪的第55天。

  冠位神殿的战斗结束之后,外部世界也随着人理烧却的破灭苏醒过来,一整年的空白很快让世界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之中。而作为这一年里唯一正常运转的机构,迦勒底方需要向外部提交的报告自然是如山一般的多。

  或许是为了陈述这一年发生的种种,亦或是为了保护那位拯救了世界的御主不被世俗的目光过分关注,但正是因为这般的繁忙,大家才会一时将视线从藤丸立香身上移开。

  于是,在这样少有的连达芬奇亲都脱不开身的情况下,某个平凡的早晨。

  伴随着一大早潜入御主房间的清姬慌乱的呼唤,藤丸立香被发现从房间里凭空消失了。

  这是迦勒底从未有过的严峻事件。

  搜查立刻开始,原本便已很繁忙的达芬奇亲现在连工坊都没时间回去,整日在应付外界和寻找立香两件事情之间来回奔波。然而这次的事件连万能之人都没能找到头绪。

  没有目击者,没有房间的出入记录,没有灵子转移的痕迹,通讯设备被完全屏蔽,连迦勒底亚斯上也找不到哪怕一处模糊的坐标。唯一可以证明藤丸立香还存在于世的,只有与其结下契约的众多从者所感应到的“御主仍然健在”的微弱联系。

  “芙?”
  停留在肩上的星之兽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叫声。粉发少女以指挠了挠它的头表示安抚:“没关系的芙芙,前辈从以前开始就总是被卷进各种事件里,这次也一定很快就会回来的。”

  “为了让他回来的时候能第一时间在干净整洁的房间里休息,今天我也得努力才行。”

  “芙呜!”

  星之兽似懂非懂地蹭了蹭她的指尖,随即跳下肩膀,“啪嗒啪嗒”地散步到别的地方去了。玛修·基列莱特这才开始了每日对御主房间的扫除工作。

  由于迦勒底内的清扫机器会自动清理地面,她所做的其实也只是将立香本就不多的个人用品整理好,再拿着手绢把从者们以各种各样的理由送到房间来的东西一个个擦拭干净。

  不同的从者有不同的喜好,因此送到房间里的东西也是花样百出。万圣节伊丽莎白摆进来的南瓜杯,玉藻前兴致勃勃印刷出来的《玉藻俱乐部》初回限定版,冲田总司托付给御主的旧盔钵,安徒生连带花束偷偷放置在这里的信件,卫宫(Archer)不知从哪搬来的厨具,岩窟王赠送的精致咖啡杯……

  少女一样一样地看过这些“纪念品”,那段漫长的、时而快乐时而悲伤、得到众多亦失去众多的旅程也随之在她的脑海里浮现出诸多碎片,最终拼凑出比任何事物都要宝贵的璀璨回忆。

  正因有这段铭刻于记忆的旅途,玛修·基列莱特才能日复一日满怀希望地等待着她的前辈归来。

  “搜查直到今天还是没有结果,但是大家都没有放弃寻找前辈。只要从者们与前辈的契约还在,就足以说明前辈平安无事了。”

  “所以我也……不会放弃的。”

  “希望前辈回来的那一天是个好天气。”

  她发自内心地向窗外遮天蔽日的暴风雪祈祷着。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