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质步ayu

神啊。
神啊。
神明啊。

我终于要对中学生下手了吗

存脑洞。骨婶相关。

听小裕斗的drama的时候不知为何浮现出了骨喰相关的画面,明明是个甜抓为啥我会想到虐梗呢……(沉思)

大概就是骨喰的二次失忆(?)和现实错位(?)同时发生了。

某一天骨喰醒过来,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又失去了一些记忆。

明明觉得自己应该和婶婶成为了恋人,却记不起相关的回忆。只残留着模模糊糊的感情。

明明应该就是在本丸里发生的事情,其余刀剑却像是“审神者有恋人”这件事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

明明其余的记忆都能对上,唯独关于这部分却只有自己有一点微弱的印象,此外还有不知为何没有与记忆一同消失的令人心悸的感情。

而唯一可以断言这段消失的记忆是否存在过的另一位当事人——审神者却因为不明原因已经昏睡不醒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就这样怀抱着对这份失去的记忆的困惑以及莫名残留下来的感情,日复一日地面对着沉睡不醒的审神者,整理着自己的思绪和情感。

也有想过会不会那段记忆真的就只是自己的臆想出来的梦境,却因为残留的感情太过鲜明,又期望着那并不是梦。

既希望审神者能醒来,证明他虽然已经记不清但是仍残留着感情的那份温暖的记忆是真实存在过的,又害怕审神者醒来之后也和周围的人一样,认为那不过是自己的梦境,是虚假的错觉产生的虚假的感情。

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这份如同泡沫朦胧脆弱的幻梦。

不过因为我是亲妈嘛,所以肯定最后会HE(?)

……话虽如此细致的设定还没有脑出来(趴)

评论(6)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