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质步ayu

神啊。
神啊。
神明啊。

【特处员企划】【主线一】忒修斯之船(上)

@千束野巧 您的好友“头号情敌”已上线



忒修斯之船(上)

01.

假如有一艘可以在海上航行几百年的船。

在航行期间,人们不断地维修和替换它的部件,只要一块木板腐烂了,它就会被替换掉。一直到所有的部件都已经不是最开始组成这艘船的那些。

试问,最终产生的这艘船,是否还是原来的那艘船?如果不是,那么从什么时候开始不是的?

02.

杂音。

虽然只是一瞬间,犹如收音机接收不良产生的嗞嗞声就像被铁锤敲打进大脑的钉子一样,耳鸣目眩的感觉让白野差点一头撞上神社外朱红的鸟居。好在身侧的付丧神及时拉了她一把,这才避免了一桩惨案。

“怎么了?”白发少年有些关切地问道。

“唔……没什么,就是有点头晕。”白野甩了甩脑袋,“大概是巫女小姐住的地方灵力过剩了吧,待久了不是很习惯呢。”

“你还知道啊啊!?”另一个喑哑又透着股诡异萌感的嗓音突兀地插了进来。一只拖着小辫的乌鸦在他们走到无人处后扑啦啦飞到两人面前,身形迅速拉长,落地的时候已俨然是个身背一对黑色大翼的俊美青年——可惜他额头上那个巨大的红十字硬是破坏了这份美感。

然而面前的两人像是没察觉到青年的怒气一样。骨喰见人微微颔首,白野则是干脆又抛洒起了带着小白花的微笑:“难为你啦,一二三先——啊呜!”

黑发青年一个爆栗敲在她头上,恢复正常的声音里满是恨铁不成钢的火气:“废话!把‘神堕’成的妖怪带到这种地方,要不是本大爷还剩了点神格你特么是要谋杀啊?!”

话是这么说着,名为一二三的天狗却是咬牙切齿地转身蹲了下来,翅膀微微展开:“行了拿好那边的小鬼,赶紧回去咯。”

“好~”白野将变回本体的骨喰在身上仔细绑好,乖乖地趴到了天狗的背上,“放心放心,我之后绝对会在(女)学(朋)姐(友)那里替你多说几句好话啦!”

“哼,你最好说到做到……抓紧了!”青年稳稳当当地托起少女,漆黑的翅膀奋力一振,瞬时清冽的气流便裹挟着高空特有的寒意扑面而来。原本有人站立的地方已然只剩下了几片枯叶打着旋儿,缓缓落地。

距离狐之助的紧急传信已经过了数日。一开始从未接受过这种等级的警告的小姑娘还有点忧心,然而数日过去,平和的日常却也没有崩裂的迹象。

“没事啦小白野,你看关西这边工作本来就少,出了什么事还有我和店长顶着呢,安心安心~”合租的前辈宫羽宁揉着她的脑袋信誓旦旦地如是说。

但是……像这样一直把她保护起来真的好吗?白野看着对方元气的笑脸选择了把这些话吞回肚子里。

不想让他们担心。但也不想什么都不做地,像这样一直躲在强大的朋友们、以及可靠的搭档的身后。

难得陷入了苦恼的少女最后选择了在某个休息日前去拜访岚山的苍小姐。温柔的巫女极有耐心地听完了少女头脑一热跑过来倾诉的烦恼,稍稍开导了她几句之后却不小心一个话头拐向了两人都在追着连载的少女漫画。

结果访问的大半时间就在两个同好热烈的讨论之中过去了。

好在这次访问也并不是没有收获。

“做好自己能做的事……呐……”亚麻色的长发被迎面的大风刮得呆毛乱翘,乖乖趴在友人背上的少女喃喃自语道,“这种事……就算是我也知道啦……”

作为唯一知道她在烦恼些什么的伙伴,本体状态的骨喰微微震动了几下,什么也没有说。

“……嗯,我知道哦,既然想不到就要去找呐。”再次听到回答的时候,白野的声音已经恢复了元气,“谢谢你哦,骨喰。”

送走友情出演交通工具的天狗君之后,深知自己没有半点体术天赋的白野犹豫再三,最后选择了向远在本丸的表妹常叶写了封信。

敬启 小常叶:

最近过得如何?和本丸里的各位相处得还愉快吗?

难得跟你写信,我却完全不知道怎么开口诶……长话短说就是,可以教教我灵力的运用吗?

哇……写完之后自己都觉得是个超突兀的要求_(:з)∠)_最近该说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情还是受了什么刺激呢,总觉得自己不努力不行了呐。

啊啊,不过也不用担心我啦,倒是小常叶的本丸似乎越来越热闹了,你也不要太过劳累哦~

期待你的回信ww

安藤白野

“就是这样。白野对人有点太没防备了我不放心,所以这两天我要回现世看看。”

“诶……那主你可要早点回来啊。”

“本丸的工作就放心交给我们吧!”

“主人路上小心~”

“啊。我们走吧,药研。”

“是是,大将。”

樱色裖袖配上无地袴,容貌俏丽的少女审神者最后向本丸的刀剑们交代了一遍这几日的工作安排,之后便一把捞起了早在读完信件之后就火速收拾好的行李,和近侍快步消失在回现世的通道中。或许是感受到了送行队伍过于炽热的视线,审神者有点哭笑不得地又回头加了一句:

“大家,我去去就回。”

03.

接到常叶已经在返回现世的途中的消息的时候,白野正在接待一个于她单方面有点尴尬的任务对象。

“我的要求只有一个,把我的本丸还给我。”

“呃?”

“呃个什么鬼啦,你没听懂吗?我说把我原来的本丸还给我!”

面前的少女满脸毫不掩饰的“你智障吗”的嘲讽,高高吊起的语调完全没有考虑这里是公共场合的意思。即使白野对别人的脸色向来不算在意,这种情况还是令她有些汗颜。

不过是对卸任审神者的回访,为什么会遇到这个难伺候的主啊……

不仅以“不要窥探我的隐私”为由拒绝上门拜访的工作,在白野依对方要求改为于这家快餐店见面之后,对方更是张口就向她索要本丸的所有权。

“关于这个很抱歉,但是麻宫小姐的本丸已经被人接手了哦,所以……”

“那有什么关系?反正那个本丸是我建立的,把那家伙调离直接让我回去就对了啊。”

“但是……”

“哪来那么多但是你直接跟时之政府汇报不就完了!”

跋扈的少女“啪”地一声伸手拍在白野面前的桌子上:“你们有完没完啊我都提了多少次了!到底有什么不能通过的理由?本丸是我用灵力建起来的,稀有刀也是我锻出来的,现在那家伙不过是个外人吧?!还是说什么,她是你们的内部员工?政府钦定很了不起哦?”

和白野并排坐在她对面的骨喰不留痕迹地皱了下眉,把视线偏到一边。相比之下,白野倒像是没有受到影响似的,在少女说完这话之后还自说自话地加点了几样小食。

……至少看上去是这样的。

“请您不要这么激动好吗?”点完餐后,白野双手撑住桌面起身,再次看向少女时已经没有了笑意,“‘后来者居上论’呢……可是我记得,您当初是因为被人举报才被撤职了吧。恕我直言,像您这样的人会成为那个本丸的第一任主人,这简直是刀剑男士们最大的不幸。”

“你说——”

“如果说有什么理由的话……就我个人而言,至少接手您的本丸的那孩子,我的妹妹,要比您可爱多了。”

“我们走吧,骨喰。”

“嗯。”

大概是实在被纠缠得烦了,白发少年在应声之后迅速飙出了身为胁差的最高机动,麻宫甚至还没来得及骂回去两人便已消失在她的视野中。

“给我站——”

“这位小姐。”遗憾的是,比她反应更快的服务员小姐已然带着和善的微笑扣住了她的肩膀,“您要不要去追那二位请随意,但在这之前能先把账付了吗?”

“……………………去死吧!”闹事的原审神者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套路了。

“啊啾!”×2

远在几条街开外的套路二人组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喷嚏。

“诶嘿嘿,这次是真的被人记恨了呐。”白野伸手揉了揉鼻子,笑意盎然的模样倒是看不出她有什么反省。

“无所谓。”

“嘛,船到桥头自然直咯。”白野掏出终端看了看时间,“明天开始是连休,现在出发的话,应该还来得及去东京接他们呐。”

“要过去吗?”

“嗯,小常叶的家在东京嘛,我们过去比他们过来要方便一些。”

“现在去叫轮入道?”

“新干线啦~”

04.

事实是,从本丸回现世远没有从奈良辗转到东京那么麻烦。白野原本去接许久未见的表妹的计划也因为双方路途的时间差变成了对方在那边等她。对此感到不好意思的小姑娘在搭档无言的凝视下颤颤巍巍地伸手捂住了脸。

“……我太久没去了嘛……”

好在她的记性到底还是很可靠的。到达东京之后,白野硬是凭着几年前的记忆带着骨喰一路畅通到了跟常叶约好的见面地点,只等小表妹带着近侍过来找她——

“小~白~野~”

“啊呜!”

背后突然扑过来的力道让白野险些没有站稳。熟悉的略显轻佻的语调和一上来就抱着她的头揉来揉去的小动作——佐佐木荒绿表示随便逛个街都能遇见自家后辈真是太治愈了。

“前辈喘不过气了呜——”

“好啦好啦到此为止~”荒绿恋恋不舍地拍了拍白野的头顶才放手,却又恶作剧似的俯身凑至她的面前,“怎么来了东京都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因为是临时决定的嘛~”白野倒也不躲,瞥过眼神瞄了瞄荒绿的身后,“诶……前田酱不在吗?难得骨喰也一起过来了呢。”

“嘛,前田君在荒屋看家呢,我和狐之助分头出来采购,谁想到刚好就看见你和骨喰在这里傻站着呀?”荒绿说着又准备伸手去扯白野的脸颊,“你这么可爱,当心被什么人拐——”

话还没说完,荒绿神色一凛立刻准备向后退开。可惜她还是慢了半拍,一道人影已经来势汹汹地冲进了她和白野之间将她一把推开,荒绿向后踉跄了半步正准备反击,一柄未出鞘的短刀已赫然横在了她的脖间,刀铛牢牢抵着颈部大动脉口的边缘,颇有些威胁的意味。

然后、侵入者发话了。

“——虽然不知阁下找我家表姐有何事,不过能否请你就此退下呢。”

清冽而凛然的声线。横插在两人中间、足足比荒绿矮了一个头的少女有着令人印象深刻的猩红瞳孔,眼底深处透出鹰隼一般的凶猛气势与她有礼的措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趁着荒绿还在思考什么情况的档口,侵入者话锋一转,轻声细语地询问身后被她如同雏鸟般护住的少女:“白野,没事吧?”

“没、不是……”

“……嘿~只是普通的聊天而已哟?莫非我这是看起来太像耍流氓所以被查水表了吗?”意识到了什么的荒绿挑了挑眉眼神一动。嘴上说着唯恐天下不乱的话语,她眼角的余光却是瞥向抵在脖颈上的短刀,果不其然是有些熟悉的式样。

话音刚落,荒绿就感到抵在脖子上的力道更重了。

“啊佐佐木前辈你不要添乱啦——”找不到机会插话的白野却是头都要大了,她绕到两人身侧,试图把表妹拿刀的手摁下去,“小常叶也把刀放下来很不礼貌的!这是工作上的前辈不是什么可疑人士啦!”

“是这样吗?”稍微偏过头的少女瞳孔微微放大,但还是不能放心,“骨喰?”

突然被点名的付丧神一如既往地淡然:“是这样。”

闹够了的荒绿垂下眼睛叹口气,她伸手用力别开刀鞘抽出身来,表情也变得认真起来:“啊啊,如果真是那种人的话,早在好几年前我认识小白野的时候就会下手了。只是她一个学校的前辈而已。不过说来,小白野的表妹君原来是这么帅气的人物啊~”语末又变回了轻佻的调调。

“我是佐佐木荒绿,万事屋‘荒屋’的店长兼小白野的前辈,有什么委托我可是来者不拒哦?”萱草发色的女性好脾气地向持刀少女伸出一只手。

少女犹疑片刻,最终还是将手中的短刀收回袖中,转而回握住了她的手:“幸会,我是常叶,现役审神者。方才恕我失礼了。”

“话说回来,小常叶你的近侍呢……?”见误会解除,白野总算是放下心来。少女听见这个词像是恍然大悟一般,将刚才收入袖中的短刀又拿了出来:“你不说我都忘了……不好意思啊药研。”

“不用在意,大将,不过你这个一见到不好的场面就冲上去的习惯还是改改比较好。”黑发少年在话语间显现出身形。身着白大褂的药研藤四郎首先向一旁的特处二人组打了个招呼:“哟,好久不见了啊,白野小姐和现世的骨喰。”

话说完他又忙着向荒绿做出了歉意的发言,显然已经是熟悉了这种尴尬的场景:“抱歉啊小姐,我们的大将就是这种性格。”

“没事没事,都是误会嘛~”荒绿笑嘻嘻地摆了摆手,顺势又揉了一把常叶和白野的头发,“姐妹之间感情好是好事呢~那我就不打扰了。”

“诶……佐佐木前辈顺路的话要跟我们一起吗?”

“不用不用~我还得去采——”正在嬉笑着的荒绿突然中断了话头。熟悉的耳鸣伴随着一些快速闪现的画面直冲大脑,让她不由得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咝……”

“佐佐木前辈?”唯一熟悉她的白野凑了上来。荒绿不留痕迹地皱了下眉又迅速松开:“啊没事,只是耳鸣。”

“您也犯了耳鸣吗?可要注意休息啊。”出乎意料地接话的是那边正准备和自家兄弟闲聊的药研。黑发少年说着看向了自家审神者:“像我家大将那样日常操劳过度,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

“小常叶还是这么忙呢,真是不好意思哦……”

“没事的白野。以及,”常叶说着也揉了揉额角,脸上却是无奈的笑意,“关于这件事我已经在反省了,药研,别一抓住机会就开始说教啊。”

“……是呢,耳鸣可不是什么好事情。”荒绿看了这对和谐的主从片刻收回眼神,转而对白野说道,“算了小白野我还是多陪你们一会儿吧~正好表妹君耳鸣的话,我可以带你们去古医生那里看看,如何?”

“诶?那……就麻烦前辈咯?”意识到荒绿的态度突然转变的蹊跷之处,白野看着对方莫名变得有了深意的脸色迅速望向了不远处正和药研交谈着的骨喰,白发少年似乎也感应到了她的视线,两人颇有默契地交换了一下眼神。

没有注意到他俩的小动作,常叶对这个提议似乎也没什么大意见:“医院什么的……嘛,也不坏。”

她走近几步,右手抬起贴在胸口向荒绿微微鞠躬,脸上已经是混杂了歉意与谢意的表情:“感谢佐佐木小姐不计前嫌的帮助。若是你我同行的话,不知能否在路上给我个机会弥补刚才的无礼行径呢?”说着她保持弯腰的姿势伸出手做出邀请的样子,微微抬起的脸上出现了曾经秒杀一众少女审神者的优雅微笑。

恢复常态的常叶的礼仪无可挑剔得让荒绿有些小惊讶,不过基于对面是可爱的后辈的可爱的妹妹,她很快也换上了一贯的调笑表情:“哦呀哦呀,真是可靠的骑士小姐呢~”语毕她也半开玩笑似的将手搭上了常叶伸出的手。

“那么,护卫就拜托你咯?骑士小姐~”

“我的荣幸。”

05.

这大概是佐佐木荒绿头一次对自己的能力产生怀疑。

与月见里咏的绝对预言不同,她所看见的只是眼前人“或许”会出现的血光之灾,只要加以干涉便能改变。只是刚刚她一瞬间看到的场景却有着说不出的违和感。

画面的背景,是在本丸。

画面的主角,是犹如少女骑士般英气的审神者,和那位丝毫没有暗堕迹象、一看就和审神者关系良好的药研藤四郎。

至于画面的内容则是……身着白大褂的少年、泪流满面地贯穿了少女心脏的场景。

鲜血满地。

-TBC-

评论(10)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