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质步ayu

神啊。
神啊。
神明啊。

【特处员企划】白野·缘起

嗯这篇是讲白野和骨头的初遇_(:з)∠)_卡了我一周,初任务还在码……之后应该还会有和关西组以及荒绿的相遇w
那么祝阅读愉快w
改了一下BUG_(:з)∠)_

「一」
“白——野——”

“嗯?”

安藤白野收回发散到空中的视线,向呼唤她的友人投去一个冒着大大问号的眼神。友人见状一把将手中的门票糊到了她的额头上:“我说啊……在外面你还是注意点别动不动就发呆啦,票我买到了,走吧。”

“好哒~”完全没有被说教的自觉的轻快语调。

“你啊,真的有在反省吗?”

“嗯……诶嘿(*/ω\*)”

“不要答不上来就卖萌啊喂!!”

咆哮归咆哮,友人显然也是习惯了她这么散漫晃悠的处事性格并没有深究,只是再次晃了晃手中的票示意她跟上随即转身就走。白野这才做出反应:“啊,等等我嘛~”

她又看了一眼头顶铺着厚厚云层的天空,顿了顿,转身小跑两步跟上了友人的步伐。

巨大的浮游生物发出常人无法听到的长鸣,慢慢滑过广袤的天幕。

博物馆内没有想象中那么拥挤。白野紧跟着一进门就开启了另一个模式兴奋得不行的友人,一面也饶有兴致地注视着玻璃展橱另一面的古物们。

“骨喰……藤四郎?”

走到不知第几个展橱面前,白野轻声念出展品前方的铭牌,同时点开博物馆自带的语音介绍※。一度被烧毁又重铸的长胁差被卸下刀装,刀刃向上小心翼翼地放在刀架上,刀身不时反射出道道寒光。

白野不禁停住了脚步。在这之前她也经过了几处展示刀剑的地方,但她对这把胁差却有种莫名的亲切感。某种奇怪的直觉迫使她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透明屏障对面的利刃。

身体里的灵力伴随她的凝视从身体里一点点延伸出去,犹如小心翼翼抽枝伸展的细小触角,又如从精神末端缓缓伸展的一丝丝轻雾,一点点透过两者之间的那道玻璃丝丝缕缕地渗入了冰冷的刀剑。恍惚间白野突然觉得自己后颈的位置有点发热。

再回过神的时候,白野的视线便冷不防对上一双近在咫尺的紫色瞳孔。

「二」
自小白野就发现自己和他人眼中的世界有些微的不同。阴暗角落偶尔闪现的磷火,路边街灯上停留的没有影子的鸟儿,天空中偶尔能够一见的巨型游鱼,这些——除了她和表妹常叶,别人通通都看不见。但与这些生物相处久了之后她们也发现,它们与人类大多井水不犯河水,白野便也不再去纠结它们来自何方去往何处的问题,一切顺随自然。

直到常叶一时兴起去应聘了当时的新兴职业“审神者”之后两人才明白,能看到那些不属于人世之物皆是由于她们有着可观的灵力。了解起源之后,无意任职审神者留在现世的白野对那些妖物更淡定了。现在她即使看见路边哪棵树上吊着个挂脖子的女人第一反应都是给人家垫个小板凳,丝毫没有注意到人家妖怪向她投来的复杂眼神,心大得无以复加。

——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不会受到任何惊吓。

于是,骨喰藤四郎从沉睡中醒过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缠绕在自己周遭的灵力……以及一层玻璃之隔、吓得快跪下的少女。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骨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尽管他知道自己有无数分身在审神者们的名下战斗,作为本体选择了沉睡的他对于突然被人唤醒还是有些不太自在。他默默活动了一下手脚。

“白野?怎么了?”玻璃橱的对面,身边的友人首先察觉到了白野一瞬间的脚软。

“没……”白野是真没见过凭空出现个大活人的画面,硬要说的话也只有电视上的魔术——毕竟那些妖物不论如何透明在她看来都是一清二楚,每天最多上演的不过是穿墙而已。只反应了半秒不到的白野下意识地遵从了自己第一件想到的事。

她转身拉住一个正在巡场的工作人员,一本正经地指着展橱里的少年道:“那个,姐姐,那边有个男孩子迷路进去了,你能把后门打开让他出来吗?”

她完全不觉得这个反应有什么不对。

与此相对的是玻璃那端的少年越发迷茫的表情和——

“……白野你撞到头了吧?是吧是吧?”by一脸见了鬼似的友人。

“诶诶?等等小妹妹、你说那里面有人??”by一脸见了鬼似的工作人员大姐姐。※

「三」
幸而白野的脑回路运转很快。通过两人接连两句不可思议的回复,她迅速意识到面前一头银白的少年大抵也属于非人一类。

“啊……嗯……”她有些为难地看了看两张诧异里带着担忧的脸,又转头看了看原地站定不动的少年,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回复。白野突然变得含糊的言辞引起了工作人员的注意,她迅速走近那个展橱看了看铭牌又盯着里面的刀剑沉默了片刻,随即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拍了拍白野的肩:“小妹妹冷静一点,你看到的男孩子长什么样子,可以跟姐姐说说吗?”

白野歪着脑袋又望向那个少年,对方波澜不惊地向她点点头表示并不介意,她于是毫无芥蒂地笑着说了实话:“诶嘿嘿,是个银白色头发、非常漂亮的人呐~”

工作人员顿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她起身摸摸白野的头,脸上的表情一下得格外和蔼可亲:“那就对了。”说完又转向全程跟不上节奏的友人:“放心,你的朋友应该没有受伤,不如说她应该是棵好苗子。我一会儿带她去见下我之前的上司,你担心的话要不要跟着一起过来?”

喵喵喵??by一脸大写的懵逼将信将疑的友人。

哦呀哦呀,这孩子的灵力居然强到能看见付丧神的程度了,绝对是个成为审神者的好苗子呢~by工作人员·前审神者·自以为对方看见付丧神是因为灵力太强·欣慰于发现了国家未来的栋梁·大姐姐。

“那么走吧?”最终白野还是劝导了友人在休息室等她,工作人员大姐姐便以极其高昂的性质迫不及待地拉着白野准备走人,“啊,把骨……你看到的那孩子也一起叫上吧,我想他也需要有人来解释。”

白野于是准备再次询问对方的意见,而早把工作人员的话听在耳里的白发少年反应也十分迅速,他目不斜视地穿过了隔绝自己本体与外界的玻璃墙,径直走到了将他唤醒的少女身边,清冷的声线第一次透过空气传入了她的耳中:“走吧。”

“嗯嗯。”恢复常态的白野露出了自己的招牌笑容,温和治愈的语气仿佛能冒出一朵朵小白花。

“抱歉呐~刚刚我失礼了。”

“没关系。”

“对啦对啦~我叫安藤白野,这次是陪朋友——就是刚刚那个女孩子啦——来逛博物馆的,你呢?”

“骨喰藤四郎。……抱歉,记忆所剩无几了。”

「四」
在那之后,工作人员大姐姐的“前任上司”在听取了她的汇报、又亲眼目睹了白野伸手一握炸开的樱花雨里浮现的白发少年的身姿之后,严词向他们阐释了白野并非拥有“审神者”,而是更为少见的“政府外聘特殊事件处理专员”的资质。

“我个人是十分希望安藤小姐能够接任这份工作的,能不能成为特处员全看和刀剑本灵之间的缘分,我们能够找到的人手实在是太少了。”详细地解说完特处员工作的福利和与之相对的代价,高大的男人最后半是诚恳半是引诱地对少女说道。而白野听完后也只说了一句话。

“呐,你愿意和我搭档吗?”她问向立于身侧刚刚获得实体的白发少年。骨喰安静地凝视了少女片刻,紫色的眼瞳沉静如水。

“嗯。”最后他点了点头。

这就是初遇。

名为安藤白野的少女特处员、和自己的搭档骨喰藤四郎“缘分”的开始。

※1 题外话,京都博物馆貌似引入了刀男的语音做展品介绍,想想刀男们对着自己(光溜溜的)本体一本正经地介绍……我不是故意想笑的_(:з)∠)_

※2 这里白野只是用灵力唤醒了沉睡中的骨喰,所以他还是本灵付丧神的状态,只有白野看得到_(:з)∠)_

「然后这是废弃但是舍不得删于是当段子的日常」
“白——野——”

见呼唤无望,友人忍住了弹她额头的冲动,屈指扣了扣发呆的少女面前的桌面。近在咫尺的清脆敲击声让白野瞬间清醒过来。

“什么?”

“还怎么……放学啦都,喏。”友人指指教室门口笑得一脸促狭,“你家那位都已经在门口等你啦~”

“哈……那我走啦,明天见~”多次解释无果的白野早已放弃了挣扎,迅速收拾好书包跑向门口等待的少年,“久等啦~”

白发的少年没有应答,待白野跑到自己身边便微微颔首,之后便走到和她并肩的地方。隔壁班门口等待着的黑发少年元气满满地朝他们挥了挥手,头顶的呆毛随着他的动作一跳一跳。

“哟!白野。”

“晚上好哦鲶尾~阿宁姐呢?”

“今天她要在真之先生店里帮忙就不过来了,放心~有什么事兄弟和我都会保护你的。”

“嗯。”

“诶嘿嘿,真是可靠呐~”白野笑着和少年们走出了校门。“说起来呐……”一路上少女口中叨唠着她的日常琐碎,偶尔黑发的少年会抢去了话头,白发少年在他们之中默不作声地听着,间或应答几个单字。少年少女们清亮的声线就这样洋洋洒洒地铺了一路,直到消失在地平线的另一方。

这便是名为安藤白野的少女特处员已经持续两年的日常。

※修改后加上了关西组的其他人_(:з)∠)_大家真是和谐呢( ̄︶ ̄)

评论(11)

热度(16)